首页 招生就业 荣誉评比 订阅
荣誉评比

青岛身边这些美丽的鸟儿,能认识5种都算你厉害!

2019-1-23 16:06| 发布者: qdla| 查看: 645| 评论: 0

摘要: 岛城常见的鸟类,你能叫出名字?快来测测你认识几种?点击测试 摄影师:王东海,退休干部,酷爱鸟类摄影。摄影师:于建华,酷爱鸟类,风光,旅行摄影。摄影师:程建飞,山东省鸟类协会青岛分会长,中关村摄影论坛青 ...




岛城常见的鸟类,你能叫出名字?

快来测测你认识几种?

点击测试



摄影师:王东海,退休干部,酷爱鸟类摄影。


摄影师:于建华,酷爱鸟类,风光,旅行摄影。


摄影师:程建飞,山东省鸟类协会青岛分会长,中关村摄影论坛青岛俱乐部版主。


近些年,社会经济在快速增长的同时也带来了诸多生态问题。保护生物多样性,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成为人类社会的发展共识。为进一步落实生态环境理念,增强动物保护意识。近日,青岛鸟类摄影艺术协会联合中山公园举办第四届“关爱鸟类,和谐共生”摄影展。摄影展上,各类鸟类形态丰富多样,鸟儿们逼真动人、活泼灵动的生命影像,不仅吸引了众多鸟类爱好者驻足欣赏,也唤起了围观市民关注保护野生鸟类的生态意识。


红脚鹬


岛城的五月,微风尚凉,在中山公园小西湖笔者如约见到了青岛鸟类摄影艺术协会的三位摄影师:王东海、程建飞、于建华。三人的平均年龄虽已超60岁,但谁能想到他们现在仍经常外出实地拍摄,且随身背负着沉重的拍摄器材,正可谓风采依旧、老当益壮。多年来,凭着对鸟类的喜爱以及对摄影的爱好,三位老师的鸟类拍摄足迹遍布岛城的大街小巷、山林湿地,阅鸟无数的他们希望有一天,婉转悠扬、清丽动听的鸟鸣之声在青岛上空永不消逝,岛城真正成为鸟类栖息停留的和谐乐园。


牛背鹭


每张照片都是写给鸟儿的情书


水雉、白鹭、牛白鹭、中华凤头燕鸥、丹顶鹤……这些在常人眼中极其罕见的国家级珍稀鸟类,却是鸟类摄影者们最亲切的朋友。每一位鸟类摄影师都有一颗爱鸟的心,而青岛鸟类摄影艺术协会便是这样一群爱鸟之人聚集而成的大集体。在协会里,每位摄影师都与鸟儿们有着说不尽的情感故事。他们常说,对鸟类进行拍摄,不仅要做到眼中有鸟,更要心里懂鸟。只有用心、用情,像对待爱人一样对待鸟儿,才能拍摄出好的照片。而一张好的照片,正是他们为鸟儿们制作的精美情书,那上面抒写着他们对鸟儿的款款深情。


反嘴鹬


“那时退休比较空闲,经常跑到公园溜达,无意中发现别人拍的鸟儿十分可爱、漂亮,世间竟有如此生灵,当时的我悸动不已。”青岛鸟类摄影艺术协会会长程建飞告诉笔者,2009年他爱上了赏鸟,也爱上了鸟类摄影。从那以后,他便和鸟儿们结下了不解之缘。据了解,程建飞是青岛市最早进行专业拍摄的鸟类爱好者之一。八年的风风雨雨,一路走来,无论在摄影技术还是鸟类知识上,程建飞都已达到了专家水平。


斑鸠


与程建飞相较,青岛市著名影评人于建华虽刚入鸟类摄影圈不久,但凭着对鸟类的满心热爱和优秀的摄影水平,他很快便在圈内脱颖而出。协会的成员们都是乐于分享的健谈人士,截止目前,他们已经联同中山公园组织了四届鸟类摄影展和挽留海鸥纪念展。在摄影展上,他们不仅对自己所拍摄的珍贵鸟类照片进行阐释介绍,而且也现场宣传了保护鸟类的生态意识。作为青岛鸟类摄影艺术协会中的一员,程建飞等鸟类摄影爱好者们肩负并承担着宣传、保护鸟类资源的重任,他们积极行动,用爱守护,为青岛地区的鸟类保护工作作出了实际性贡献。


红胁蓝尾鸲(雌)


中华凤头燕鸥等濒危鸟类重现青岛


据了解,作为世界八大鸟类迁徙通道之一,青岛在每年春季和秋季都会迎来成千上万的野生鸟类路过并停留、栖息。这些鸟类的停留时间少则两三天,多则半个月。待在青岛完成了食物和水的补给,养精蓄锐之后,它们便继续“远走高飞”,每年循环往复。据程建飞介绍,鸟类停留期间是进行拍摄的最佳时期。他讲道,早在90年代,青岛就有一批鸟类摄影发烧友开始观察并尝试拍摄青岛的鸟类。虽然当时摄影设备尚不先进,但由于湿地还未进行开发,栖息环境良好,因此,鸟类种类繁多,摄影资源也比较丰富。后来,随着城市的扩张,频繁密集的人类活动不仅使本地鸟类的生存环境遭到严重破坏,而且也使途径青岛的迁徙鸟类越来越少。在城市化不断推进过程中,湿地公园、园林改造等一系列绿化景观和人文工程是对鸟类栖息地造成破坏的主要人类活动。虽然在改善人类居住环境方面,这些工程建设功不可没,但其对野生鸟类栖息地的侵占事实,却使青岛的鸟类逐年减少。


白头鹎


程建飞欣慰地告诉笔者:“幸运的是,近几年随着人们生态环保意识的增强和生态环境建设逐渐得到重视、改善,一些濒危的野生鸟类开始在青岛出现。”中华凤头燕鸥是与青岛有着很深渊源的珍稀鸟类品种,由国立北平研究院(中科院前身)于1937年在青岛发现并做标本。而让人一度遗憾的是,从那以后,近80年间人们就再也没有发现过这一鸟类的踪迹,以致某些权威机构把它命名“神话之鸟”,众多业内专家也认为它们早已从世界上消失。直到十几年前,在福建,中华凤头燕鸥再次被人们发现,而去年夏天,则有8只燕鸥被摄影师封少林在青岛胶州湾湿地发现并进行了拍摄。


据了解,现今中华凤头燕鸥在全球分布不到100只,并且都在中国境内,可谓十分珍贵。白额鹱,另一种极其罕见的鸟类。目前,国内的白额鹱仅在青岛大公岛繁衍,它们每年2、3月份到大公岛捕食,繁殖,喂养后代。“中华凤头燕鸥等濒危鸟类在青岛的重现,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城市环境的逐步改善。”程建飞等人的言谈透露了他们这些鸟类摄影爱好者对青岛鸟类资源得到不断丰富的深深期待。


黑翅高脚鹬


坚持 只为源于心中有爱


拍摄鸟类,“痛并快乐着”。“我们拍摄之旅的艰辛是超乎想象的”,接受采访的三位摄影师对笔者说道,“我们的脚印遍布世界,哪里有珍稀的鸟,哪里就有我们的身影。”为了拍到最原始、最生动的鸟类自然姿态,鸟类拍摄者往往会选择将自己伪装起来,并在树林里、湿地上或热带雨林里趴卧等待。而对此,三位老师也有着相似的经历。据透露,为了与鸟儿进行一次“邂逅”,并拍摄出魂牵梦萦的照片,他们往往一等就是一整天。期间不仅要忍受着严寒酷暑、蚊虫叮咬,有时甚至顾不上吃饭。虽然拍摄条件异常艰苦,但老师们的脸上却流露出些许自豪,“家里人也支持我们,我们自己也热爱鸟类摄影。”他们认为,为了自己心中的热忱而努力,是人生的最大乐事。当拍到好的照片或是珍稀野生鸟类时,三位老师往往会与志同道合的好有们一起分享。他们或是通过不定时举办摄影展的方式,把自己的拍摄经历讲与他人,或积极进行爱鸟宣传活动,唤醒市民的生态保护意识。


橙腹叶鹎


记录故事,“绽放生命异彩”。“关于青岛的鸟类故事非常多,每一个故事我们都记录在案。”说完,程建飞老师不厌其烦地向笔者讲诉了很多令他难忘的鸟儿们的故事:2010-2011年期间,中山公园内曾出现一只迁徙路过的水雉,其翅膀由于被弹弓协会成员攻击而被打断,无法继续飞行。这只停留在小西湖上的水雉,后来被黄鼠狼从水里拖到了湖心岛。不幸的是,当工作人员划船前去救援时为时已晚,令人十分痛心惋惜;前几年,市民将捡到的两只受伤白鹭送到了派出所,派出所又将其送往园林局防疫站。


北红尾鸲(雄)


由于当时禽流感盛行,防疫站考虑到两只白鹭可能已经感染,会影响到整个公园的生态环境,于是将它们放置在小西湖浅水处。好在湿地的泥鳅和水源拯救了这两只生灵,它们不仅奇迹般地存活了下来,而且身体恢复之后,又继续进行着它们的迁徙;四年前,一群佛教信仰人士放生几十余只相思鸟。由于相思鸟属于南方鸟类,难以在北方冬天生存,程建飞老师等人在发现它们之后,便用小米和面包虫天天喂养,最终帮助它们安然地度过了寒冬。“在寒冬腊月的雪地上跳跃着那么几只可爱的小生灵,着实让人感动。”有悲有喜,有失落也有欣慰。诸如上面的鸟类故事不胜枚举,正是像三位摄影老师这样一群爱鸟人士用镜头一点一滴地去记录,去捕捉,去铭记,才使得每一个鸟类生灵得以绽放出生命的异彩。


针尾沙锥


鸟类保护 责到个人

据史料记载,鸟类保护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古代,法律就对这方面有着明文规定。如西汉时期,法律(公元前206年-公园25年)规定:“鹰隼未挚,罗网不得张于溪谷”“孕育不得杀,壳卵不得采”。到宋代,朝廷则出台了“民二月至九月,无得采捕虫鸟,弹射飞鸟”的法令。而元代则“严禁狩猎天鹅、鹰隼。”我国保护鸟类的历史源远流长,于建华讲道:“我们的老祖先爱护鸟类其实是敬畏自然的表现,与鸟类和谐共生,不仅还原了自然之美,同时也形成良好的生态循环。”


红胁蓝尾鸲(雄)


21世纪,随着生态问题越来越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我国政府制定和实施了相关生态保护措施,人们的环保意识也不断得到增强。据程建飞老师介绍,1994年,青岛启动了“保护海鸥”行动。经过多年努力,如今岛城的海鸥已成为一道靓丽的城市风景线,每年都会有大批游客慕名前来观赏,人与自然、鸟与城市,实现了互为共生的和谐图景。


白胸苦恶鸟


此外前些年,青岛市把零散的民间力量聚集起来成立了山东省青岛鸟类摄影艺术协会。协会成立之初,共有成员70余人。而如今,队伍不仅在不断壮大,而且设备更加齐全、先进,影响力越来越大。据介绍,青岛鸟类摄影艺术协会会员主要以退休老年人为主,其次是一些已经成长为中坚力量的30几岁的中年人。“鸟类摄影像一场传染病,通过一传十、十传百的渲染,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我们。摄影展也像一种传染,让观展的人也被染上爱鸟护鸟的意识。”程老师打趣地说。


与十年前相比,现在人们的爱鸟风气越来越浓厚。如果公园或森林出现的弹弓打鸟行为,人们也会主动上前加以劝说制止。可以说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尽管如此,但野生鸟类的生存问题依然非常严峻。


丝光惊鸟


对此,王东海等三位老师在面露忧虑的同时,也愈发感觉自己的肩上责任重大。王东海特别提到,中山公园现有某一“弹弓协会”,其会员经常不顾法律法规,肆意攻击在公园栖息停留的各种鸟类。王东海谈道,从政府到民众、从大人到小孩、从社会到学校,每一个人都有责任保护野生鸟类群体。首先在法制上,有关部门应建立健全并严格执行野生动物保护法,对于伤害野生鸟类的违法行为要坚决予以惩处。其次在区域保护上,政府应投资建设非开放式野生鸟类保护区,还鸟类不受人类干扰的清净家园。再次在思想教育上,相关部门应进一步增强市民的环境保护意识,从娃娃抓起,让保护鸟类的公益活动走进校园。王东海建议道,学校可组织学生和家长参与鸟巢制作活动,并安放食物和水,从而为鸟类提供良好的栖息环境。


黄雀


一张鸟类照片,往往包含着两类故事。一类故事指向鸟类本身,另一类则指向进行拍摄的摄影师。通过光与影的神奇交融,王东海、程建飞、于建华等鸟类摄影爱好者们将这些悲喜交加的故事向人们娓娓道来,并试图唤醒人们的爱鸟情愫,触动人们最柔软的情感。表达自己拍摄意图后,三位老师也讲出了他们对青岛未来鸟类保护事业的憧憬:野生鸟类保护区顺利建成,鸟类资源不断丰富多彩。从爱鸟、拍鸟,到主动承担保护鸟类的重任,王东海、程建飞、于建华等这些鸟类摄影师们以热爱之名,一直在护鸟道路上追求不息。


戴胜


青友福利




Copyright □ 2012-2014 青岛园林技校
备案号:鲁ICP备14002676号-1

返回顶部